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中安时尚网  > 娇点

陈先发获英国剑桥银柳叶奖

时间:2021-05-19 11:03:07    编辑:方彭依梦

1.jpg

  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剑桥诗歌艺术节组委会宣布消息称,中国诗人陈先发和伊拉克诗人阿拉·萨耶赫(Adna Al-Sayegh)共同获得剑桥银柳叶诗歌奖。

  剑桥大学是世界性文学艺术交流中心之一。由剑桥大学国王学院主办的本届剑桥诗歌艺术节,面对疫情的严峻形势,采取了视频交流为主的方式举办。90余位世界各国的著名诗人、学者与社会活动家参与盛会。其中有逾50位诗人,是该诗歌艺术节自举办以来诗人汇集最多的一次。他们包括斯洛维尼亚的国宝级诗人阿莱士·希德戈(Aleš Šteger),希腊诗人哈里斯·萨拉斯(Haris Psarras)、意大利诗人埃莉莎·比亚吉尼(Elisa Biagini)、伊拉克诗人阿拉·萨耶赫(ADNAN AL-SAYEGH),英国诗人斯蒂芬·罗默(Stephen Romer)、彼得·休斯(Peter Hughes)、马丁·克鲁斯菲克斯(Martyn Crucefix)、露西·汉密尔顿(Lucy Hamilton)、罗德·摩根(Rod Mengham)等。组委会也邀请了来自美国的文学家与翻译家明迪,多萝西·特兰齐·伯奈特(Dorothy Trench Bonett)、白雪丽(Shelly Bryant)等。

  本届活动还特别邀请了来自英国、欧洲和美国的学者与社会活动家,他们包括著名中国教育家、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朱永新教授,英国利兹大学常务副校长余海岁教授,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副院长史蒂文·切利(Stephen Cherry),剑桥大学法语文学教授、英国国家学术院院士,欧洲科学院院士、美国人文与科学院荣誉院士克里斯多夫·普伦德加斯特(Christopher Prendergast),著名国际教育家、剑桥大学沃弗森学院院士、英国驻华大使馆前文化教育参赞迈克尔·沙利文(Michael O'Sullivan),英国知名社会活动家、文学编辑与学者帕特丽夏·莫里斯(Lady Patricia Mirrlees)女爵,剑桥市前市长(George Pippas),以及徐志摩与林徽因家族的成员等。

  各国诗人艺术家和中国包括吉狄马加、杨克、李少君、阎志、梁平、陈先发、树才、沈苇、胡弦、张执浩等20位诗人一起,通过视频朗诵、探讨的形式展开了深度互动。在文学话题之外,大家也讨论了疫情对人类生存及精神世界的影响。各国大量读者从网络分享了本届艺术盛会的多场活动。因中国诗人徐志摩曾就读于剑桥大学,为纪念这位杰出的校友诗人,加强中英文化沟通,剑桥诗歌艺术节及颁布的奖项,冠以徐志摩之名。

  经过剑桥诗歌艺术节组委会的严谨评定,授予中国诗人陈先发、伊拉克诗人阿拉·萨耶赫(Adna Al-Sayegh)银柳叶诗歌奖。

  英国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翻译家、英国皇家文学协会院士斯蒂芬·罗默(Stephen Romer)获得银柳叶诗歌终身成就奖。

  美国学者与翻译家Dorothy Trench Bonett获得“徐志摩翻译奖”。

  希腊诗人Haris Psarras、意大利诗人Elisa Biagini、中国诗人戴潍娜和鲁娟获得“徐志摩青年诗歌奖”。

  往届剑桥诗歌艺术节,以主题活动的形式展开。自成立以来,已就“康河·康桥”、“森林与音乐”、“花园与飞鸟 ”等主题开展了充满创意的文化艺术活动,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诗人、艺术家与音乐家参与,BBC英国国家广播电台、剑桥晚间新闻、 CCTV中国中央电视台 、中国日报、中新社、新华社、环球时报、凤凰欧洲台等多家中外媒体都曾对这一节日进行报道,认为这一年度盛典见证着“中英文化交流的新时代”。据该奖项组委会的消息,颁奖仪式于2021年适当时间将在英国剑桥大学举行。

2.jpg

  陈先发,1967年10月生于安徽桐城,1989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现居合肥,任安徽省文联主席。主要著作有诗集《写碑之心》《九章》《陈先发诗选》、长篇小说《拉魂腔》、随笔集《黑池坝笔记》等二十余部。曾获鲁迅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十月诗歌奖、中国桂冠诗歌奖、诗刊年度奖暨陈子昂诗歌奖等数十种。2015年与北岛等十诗人一起获得中华书局等单位联合评选的“百年新诗贡献奖”。他的作品已被译成英、法、俄、西班牙、希腊、波兰、西里尔等多种文字传播,正产生越来越广泛的影响。

  诗十首

  丹青见

  桤木,白松,榆树和水杉,高于接骨木,紫荆

  铁皮桂和香樟。湖水被秋天挽着向上,针叶林高于

  阔叶林,野杜仲高于乱蓬蓬的剑麻。如果

  湖水暗涨,柞木将高于紫檀。鸟鸣,一声接一声地

  溶化着。蛇的舌头如受电击,她从锁眼中窥见的桦树

  高于从旋转着的玻璃中,窥见的桦树。

  死人眼中的桦树,高于生者眼中的桦树。

  制成棺木的桦树,高于制成提琴的桦树。

  2004年10月

  前 世

  要逃,就干脆逃到蝴蝶的体内去

  不必再咬着牙,打翻父母的阴谋和药汁

  不必等到血都吐尽了。

  要为敌,就干脆与整个人类为敌。

  他哗地一下脱掉了蘸墨的青袍

  脱掉了一层皮

  脱掉了内心朝飞暮倦的长亭短亭。

  脱掉了云和水

  这情节确实令人震悚:他如此轻易地

  又脱掉了自已的骨头!

  我无限眷恋的最后一幕是:他们纵身一跃

  在枝头等了亿年的蝴蝶浑身一颤

  暗叫道:来了!

  这一夜明月低于屋檐

  碧溪潮生两岸

  只有一句尚未忘记

  她忍住百感交集的泪水

  把左翅朝下压了压,往前一伸

  说:梁兄,请了

  请了——

  2004年6月2日

  以病为师

  经常地,我觉得自己的语言病了

  有些是来历不明的病

  凝视但不必急于治愈

  因为语言的善,最终有赖它的驱动

  那么,什么是语言的善呢

  它是刚剖开、香未尽的柠檬

  也可能并不存在这只柠檬

  但我必须追踪她的不存在

  ——选自《横琴岛九章》

  渐老如匕

  旧电线孤而直

  它统领下面的化工厂,烟囱林立

  铁塔在傍晚显出疲倦

  众鸟归巢

  闪光的线条经久不散

  白鹤来时

  我正年幼激越如蓬松之羽

  那时我趴在一个人的肩头

  向外张望

  旧电线摇晃

  雨水浇灌桉树与银杏的树顶

  如今我孤而直地立于

  同一扇窗口

  看着高压电线从岭头茫然入云

  衰老如匕扎入桌面

  容貌在木纹中扩散

  而窗外景物仿佛几经催眠

  我孤而直。在宽大房间来回走动

  房间始终被哀鹤般

  两个人的呼吸塞满

  ——选自《杂咏九章》,2015年9月写,2016年9月改

  我的肖像

  在全然的黑暗中从

  颅骨深处浮出的脸

  才是我们最真实的肖像。

  我更愿我的脸,是

  薇依的脸,

  裹在病房的脏床单上,

  附着于她的光线

  要越少越好

  黑暗将赋予我们通灵的视力

  “知我者”是个幻觉。

  “我还活着”是二次幻觉。

  我等着一双手

  从我的脸中

  剥离出一副衰老的狮子的脸。

  肖像填补着世代的淡漠。

  这双手,或许来过或许

  早已放弃了我。

  我写作,是这一悲剧的延续

  ——选自《黄钟入室九章》2018

  群树婆娑

  最美的旋律是雨点击打

  正在枯萎的事物

  一切浓淡恰到好处

  时间流速得以观测

  秋天风大

  幻听让我筋疲力尽

  而树影,仍在湖面涂抹

  胜过所有丹青妙手

  还有暮云低垂

  令淤泥和寺顶融为一体

  万事万物体内戒律如此沁凉

  不容我们滚烫的泪水涌出

  世间伟大的艺术早已完成

  写作的耻辱为何仍循环不息……

  ——选自《杂咏九章》,2015年9月写,2016年9月改

  渺茫的本体

  每一个缄默物体等着我去

  剥离出它体内的呼救声

  湖水说不

  遂有涟漪

  这远非一个假设:当我

  跑步至小湖边

  湖水刚刚形成

  当我攀至山顶,在磨得

  皮开肉绽的鞋底

  六和塔刚刚建成

  在塔顶闲坐了几分钟

  直射的光线让人恍惚

  这恍惚不可说

  这一眼望去的水浊舟孤不可说

  这一身迟来的大汗不可说

  这芭蕉叶上的

  漫长空白不可说

  我的出现

  像宁静江面突然伸出一只手

  摇几下就

  永远地消失了

  这只手不可说

  这由即兴物象压缩而成的

  诗的身体不可说

  一切语言尽可废去,在

  语言的无限弹性把我的

  无数具身体从这一瞬间打捞出来的

  生死两茫茫不可说

  ——选自《不可说九章》,2016年3月写,2016年7月改

  芦 花

  我有一个朋友

  他也有沉重肉身

  却终生四海游荡,背弃众人

  趴在泥泞中

  只拍摄芦花

  这么轻的东西

  ——选自《叶落满坡九章》,2017年2月作。2017年6月改

  双樱

  在那棵野樱树占据的位置上

  瞬间的樱花,恒久的丢失

  你看见的是哪一个?

  先是不知名的某物从我的

  躯壳中向外张望

  接着才是我自己在张望。细雨落下

  几乎不能确认风的存在

  当一株怒开,另一株的凋零寸步不让

  ——选自《巨石为冠九章》,2020

  再击壤歌:寄胡亮

  我渴望在严酷纪律的笼罩下写作

  也可能恰恰相反,一切走向散漫

  鸟儿从不知道自己几岁了

  在枯草丛中散步啊散步

  掉下羽毛,又

  找寻着羽毛

  “活在这脚印之中,不在脚印之外”

  中秋光线的旋律弥开

  它可以一直是空心的

  “活在这缄默之中,不在缄默之上”

  朝霞晚霞,一字之别

  虚空碧空,祼眼可见

  随之起舞吧,哪里有什么顿悟渐悟

  没有一件东西能将自己真正藏起来

  赤膊赤脚,水阔风凉

  枫叶蕉叶,触目即逝

  在严酷纪律和随心所欲之间又何尝

  存在一片我足以寄身的缓冲地带?

2020

来源:合肥在线  
相关新闻
  • 娱乐
  • 财经
  • 体育
  • 健康
  • 徽文化
【组图】小小山核桃 致富大希望——在...

安徽阜南县:把“扶贫车间”开在了贫困户家门口

举重运动为腐败和兴奋剂丑闻付出代价

不负足球 梅西圆梦

它做网红那么久,多少人真懂它的好?

运动半年看不到效果 是你的运动习惯出了错

“红色印记”百年党史图片展渐成热门...

“送戏进万村”活动走进马集镇

针对荣耀9x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